This is how Baktan sees the world!

语言

和Franco的有趣对话

阿二 说:
你什么时候回国啊?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还不知道呢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怎么了
阿二 说:
想你了呗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现在在哪儿哪?
阿二 说:
好象还可以呆一年,是吧。
阿二 说:
上海,家里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明年读研?
阿二 说:
现在等录取通知呢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考的肯定挺好地
阿二 说:
让你说中了,考了个第一。
阿二 说:
你知道吗,我现在发现一种非常可怜的人。他们居然不会说一种方言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恭喜啊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简直就是考试的天才
阿二 说:
有一些地方,如新疆、宁夏。那儿本来没什么人。后来去了很多知青。他们是全国各地哪儿的都有,在一块只能说所谓的普通话。但是没有一个标准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挺可怜的
阿二 说:
他们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,因为父母都是不同地方人,在家也不说方言。他们只能说这样的普通话。
阿二 说:
但他们说的话,永远无法作为一种标准的方言来被人研究。
阿二 说:
就是说,不管什么话,他们说了都不算。
阿二 说:
更可怜的是,这样的人,居然考了汉语语言学的研究生,还在教对外汉语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集体失语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没办法人要吃饭
阿二 说:
我现在发现了,原来什么都不会的人,才研究现代汉语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是吧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或者说什么都会不了的
阿二 说:
所以我考得比他们好,这是正常的。因为我认认真真对待语言了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阿二 说:
反正是教外国人,在他们面前,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恭喜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另外可能阅卷的人也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这样就伯乐了
阿二 说:
考试根本不看这个。
阿二 说:
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,一个地区的汉语教学水平,是受当地普通话水平制约的。所以北京的教学水平一定超过上海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有道理
阿二 说:
现在我发现,不但是教学水平,就连教学方法也是如此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阿二 说:
比如在国外,哪有不说当地语言的。
阿二 说:
在上海也一样,你如果来我们这儿,就会发现,这些老师根本就是不说普通话。但没办法,平均的普通话水平就是如此。
阿二 说:
又如在北京,满大街都是北京人,对外汉语老师说的话就标准多了。
阿二 说:
说实话,我就没发现有多少人是认认真真说话的。本来嘛,意思到了就行了,这么地道干吗。
阿二 说:
但如果是研究语言学,不好好说话,怎么能够体会到语言的真谛?光研究一些书面语料是没用的。
阿二 说:
这样的话,就是在南极也能搞啊,干吗非要在中国,在北京呢?
阿二 说:
如果离开了普通话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壤北京,那么一切研究就难以进行下去了。就象鱼儿离开了水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是的
阿二 说:
你一定知道安泰的故事吧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很高兴你能体会到这点
阿二 说:
这个道理是一样的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觉得现在搞对外汉语的就缺你这样的人
阿二 说:
也就跟你,还有少数几个人说,他们才明白。
阿二 说:
人都不愿意揭自个儿的短,或者说,承认自己不行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这倒是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就算明白了也不承认
阿二 说:
只有那些听不懂北京话,不会说北京话的人,才会把北京话和普通话区分开。因为如果不这么做,就等于说,他们说不了普通话了,那还研究个什么劲啊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说的太对了
阿二 说:
现代汉语语言学之父,赵元任,就会说很多种方言,他就指出过这一点。可惜他的后生晚辈们,好多都做不到,所以就开始乱说。
阿二 说:
我去复试的时候,有一个老师居然说,东北人说的才是标准的普通话。我也只好不跟他说什么了。后来干脆说上海话。
阿二 说:
这样还自然点儿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太恐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典型的指出第三方转移矛盾
阿二 说:
不过我没去过广东,不知道那儿的情况怎么样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特恐怖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恐的都不行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真是几乎没人说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而且普通话被他们改的都没样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比如我坐车的时候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售票员一律说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‘前面站’….
阿二 说:
北大的语言学家们就是安泰,他们的母亲,就是全体北京市民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说下一站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都惊了
阿二 说:
赵元任写的《汉语口语语法》,就是以北京话作为对象进行的研究。后人们写语法书,好多都是抄他的。居然还说北京话和普通话不一样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另外在珠海的时候问一个司机 ‘咱们现在在珠海哪儿啊"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她没听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首先不知道什么是咱们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其次听不懂’哪儿’的属格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一直回答"在珠海,珠海’
阿二 说:
别说珠海了,上次我听上海电视台给外国片配音,也都用错了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接着问我知道珠海,珠海哪儿啊?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还是听不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举例?
阿二 说:
一个老师和校长在门外谈话,有一个学生思想不集中,偷听。
阿二 说:
老师说,做到位置上去,咱们的事和你无关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 DDDDDDDDDDDDDDDDDDDDDDD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太恐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经典错误
阿二 说:
反正我也想明白了,以后上点儿课,出国转转,也就行了。
阿二 说:
还管别人呐。
阿二 说:
要他们改口音,改得过来吗?
阿二 说:
这种事,也不犯法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也是
阿二 说:
又不是政治言论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昨天一个爱沙尼亚在北京学了n年汉语的跟我聊天
阿二 说:
好好说话一定会有回报。
阿二 说:
然后呢?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写到: 现在我要走, 我们有机会, 后天聊天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给他写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阿二 说:
你们聊吧。我走了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说的这是哪国语啊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是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他人称用错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另外不会用助动词变化态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看我写的: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现在我得走了,有机会后天聊吧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看他写的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纯粹一个汉语皮的英语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现在我要走
阿二 说:
是啊,他这是对译啊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现在我要走只能作为动词主体的强调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或者人称强调回答
阿二 说:
一个一个词往上替换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比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现在谁要走啊?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用要作助动词不带语态时表示强烈选择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问的人意思是 "有人要走? 谁啊? (我可没同意,我可不觉得能行)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回答: Wooo要走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或者动词主题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现在我要走 (不是干别的,比如吃饭,喝水什么的)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他想说的意思应该是助动词+translative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表示进入状态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要走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根本不用说’现在’
阿二 说:
现在的语法书都没写这么详细,他自己也没体会到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因为变化态已经表示进入状态了
阿二 说:
汉语汉语体系的建立,也就几十年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他如果有智商的话应该能体会到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过我估计他平时不接触母语者
阿二 说:
以后你倒是可以写一个汉语语法书。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另外他的汉语老师可想而知汉语变味变的厉害
阿二 说:
这也有可能。
阿二 说:
连北京都这样,上海就更可想而知了。

Advertisements

芬兰语和爱沙尼亚语的八个方向说法

芬兰语和爱沙尼亚语有奇特的东北东南西北西南的说法,其中南和西南两个说法在两个语言中位置相反,这让两种语言都学的人倍感麻烦.

和Ulhisu的有趣对话:
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jo napot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http://you.video.sina.com.cn/a/1466464-1400622590.html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给你看看我初级学生的考试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奇怪了 打不开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会吧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我这儿能打开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http://you.video.sina.com.cn/pg/topicdetail/topicPlay.php?tid=1466464&uid=1400622590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网页倒是可以 就是不能播放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怪了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呵 50学时达到什么效果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所以让你看视频啊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里面有一个特别差的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那个男的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自己说话时候简直想象不出怎么那么差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呵呵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过一跟我对话就跟变了个人一样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哦?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你是不是口语和汉字都教给他们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汉字基础教了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剩下他们自己练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有差笔顺的书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哦 笔顺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因为课上没时间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好像很多外国人汉语口语可以学的很好 就是汉字不行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正相反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汉字写的好的多,因为标准好找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口语好的寥寥无几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语法错误满嘴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根本无从下手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在中国住的老外是不是相反呢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语法错误太多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关键是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没什么语言基础的中国人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在外国人说汉语时候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有时候觉得别扭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不知道语法错误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比如我前一阵开会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碰到一个会说汉语的罗人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说: 老师,我真想说啊,你的罗马尼亚语说的真好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看看这里面多少错误
烏爾希蘇Ulhisu ㄨㄌㄏㄧㄙㄨ 说:
我怎么看不出来呢
═╬╪БАКТАН╪╬═ 说:
你看
下文请看:
 

和Boljon的有趣对话

查看与此联系人的全部对话记录
 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啊不是
Haibo 说:
我需要你的帮助,什么时候上MSN方便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经常上msn
 
  请不要在即时消息对话中透露您的密码或信用卡号码。
 
Haibo 说:
师傅,我需要你!
Haibo 说:
现在有空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少等一下
Haibo 说:
好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了
Haibo 说:
我想問的内容是使動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有三种使动态:
Haibo 说:
词汇使动; 词法使动; 句法使动
Haibo 说:
言語名 使役文の種類 Agentの格 例文
  道  属 対 与 主 
日本語 lexical 自 -  - +  - - (5) 太郎が花子を殺した。
  他 - - - - - 
 morphological 自 - - + ∆  - (7) 太郎が花子に/を泣かせる。
  他 - + - + -   太郎が花子の/に小包を送らせる。
 analytical 自 - -    (9) 太郎が花子?死ぬようにする。
  他 - +       (10) 太郎が花子の/?小包を送るようにする。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我想问的问题需要一些基本的前提,希望师傅能听一下,不好意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的
Haibo 说:
词汇使动的意思是:
Haibo 说:
但此本身不发生变位就可以表示使动,比如"杀"=让人死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明白
Haibo 说:
词法使动的意思是;通过变位或其他词法变化形成使动,比如土耳其语的"-tir-"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但这是使动意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含义是杀
Haibo 说:
句法使动的意思是;通说句法形成使动,比如 make sb do sth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而不是四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死单有死的意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 我杀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他死不死没说
Haibo 说:
使动本身不关心或不要求结果一定发生
Haibo 说:
比如汉语中 我让她走 他没走的话 不影响“让”的使动地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觉得土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只是没有杀这个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lmek死变成使死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ldurme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汉语没有show这个词
Haibo 说:
土语惊人的和韩语一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是看 + dative-benificative 组成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对了说个题外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记得你说过韩语和土语否定位置相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认为截然不同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土语的否定是在被否定部分后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最后一部分是人称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被否定部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韩语永远在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an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a的情况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只不过把不变化部分放在前面
Haibo 说:
恩,这个话题我们以后详细讨论巴,我对土语的认识不够深入还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a后面才是否定部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而且没有人称部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 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嗯好咱们继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对了我能把咱们今天谈话贴出来么
Haibo 说:
使动还有另外一种分法:即及物使动和不及物使动。区别在于接受使动的人所作的动作是不是及物的
Haibo 说:
可以 没问题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取决于动词本身吧
Haibo 说:
那么,两个乘起来,使动可以分为六中
Haibo 说:
六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这是我下个星期要做的report的内容。我调查了几个语言了,我特别需要土耳其语/匈牙利语的情况。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个人认为像杀这样的词比如汉语里并不是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可以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吃也是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被吃的东西 (被吃)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也看作被使动化之前的原始形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样就陷入死循环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ldurmek应该是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是ol + dur变来的
Haibo 说:
不,吃不是。因为 吃 = 使被吃。而被吃已经是 marked form 了。杀 不同, 杀 = 使死,而 死 本身是 prototype 是 unmarked form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如果杀这个词能够追逆词源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可以和死联系起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si产生音变来的sh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记得有个法国汉学家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顺是顺从
Haibo 说:
那么,土耳其语和匈牙利语有没有“词汇使动”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强加palatalization就成了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使顺从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可能驯 顺也是个例子
Haibo 说:
比如,英语的 feed 也是词汇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土语和匈语有没有词汇使动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匈语应该有
Haibo 说:
匈语的杀怎么说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eggyilkoln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应该是原始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词义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词汇使动
Haibo 说:
meggyilkoni 是 杀 的意思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死是meghalni
Haibo 说:
多谢!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芬兰语死是kuoll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就是过世的’过’
Haibo 说:
我记一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杀是tappaa
Haibo 说:
那么,土/匈/芬 中有没有“词汇及物使动”么?
Haibo 说:
即,接受使动的人所作的动作是及物的
Haibo 说:
比如英语的 feed ,接受动作的人要“吃”东西,“吃”是及物的
Haibo 说:
日语/满语/德语中我没有找到这样的词;英语我找到 feed;韩语我找到 sikid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土语有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gosterme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使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可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是从gormek变来的
Haibo 说:
-ter-本身不是词缀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形式跟正常使动形式不同
Haibo 说:
要没有经过变化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gormek应该变成gordirme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等一下
Haibo 说:
这样的话应该算是不规则变化好呢,还是和 gormek 没有关系好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关系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很明显因为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土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和s/z是变体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gostermek明显是gormek变来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不是正常使动形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另外还有
Haibo 说:
那么可以认为 gostermek 是 gormek 经过一定词法变化形成的“词法及物使动”吧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觉得是
Haibo 说:
还有什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可以说他是词义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有我记不住了…
Haibo 说:
如果想起来的话能不能发给我?我很需要!尤其是土语的和匈语的
Haibo 说:
对了 确认一下 meggyilkoni 要求宾格吧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能能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eggyilkoln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你打错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要求宾格
Haibo 说:
谢谢!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eg + gyilok +l + ni
Haibo 说:
第三类,词法不及物使动,比如英语的 fell the tree,土语匈语中有没有?如果有的话,分别要求Agent(接受使动的人)是什么格?
Haibo 说:
比如,日语中,kanojo ni/o nakaseru(让她哭),Agent=“她”可以用Dative 也可以用 Accusative
Haibo 说:
今天师傅是不是有些忙?如果是的话,我们可以改天。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觉得比如土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如果是使动后面除了agent没有直接宾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直接用宾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如果还有直接宾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用向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匈牙利语有些变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除了的一种情况
Haibo 说:
比如,土语中,让她哭 中,她是宾格;让她写信,她是向格对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第二种情况可能只有此意使动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匈牙利语可以用venn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加从句
Haibo 说:
能不能告诉我“让她哭”“让她写信”的土语说法?我作为例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u agladirma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a bunu yazdirmak
Haibo 说:
哪个字母有umlaut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都没有
Haibo 说:
太好了 真巧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ag^ladirmak
Haibo 说:
匈语中是不是会用到工具格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会吧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为什么?
Haibo 说:
Comrie的书上提到匈语中“让她写信”的“她”用工具格。是真的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它例子怎么给的?
Haibo 说:
我没在家,书在家里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回头告诉你吧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要说应该不能
Haibo 说:
匈牙利语中,只能用从句表示使动是么?即使是不及物的使动
Haibo 说:
就是说只能用“句法使动”是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工具格和协同格一样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匈牙利语有使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但是也能用从句表示
Haibo 说:
协同各是 cominative 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comitative
Haibo 说:

Haibo 说:
写错了
Haibo 说:
能不能告诉我黎子呢?如果是umlaut就在后面加上 ” 如果是umlaut长音就加上 :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: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 veszem hogy beszeljen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让他说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veszem hogy besze:ljen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veszem hogy irja a levele:t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让他把他那信写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有 tat/tet的使动形式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我感觉死亡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能派生了
Haibo 说:
太好了 ! 两句中的“他”都是什么格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宾格
Haibo 说:
都是宾格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从句本身为表向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有ra
Haibo 说:
tat/tet是名词的词尾还是动词的词尾?
Haibo 说:
动词的使动词缀是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使动词缀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但我感觉死亡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匈牙利语很多格和词缀都是死亡了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感觉黏着语其实也不黏着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就看你合着写分着写了
Haibo 说:
非常不好意思,能不能分别告诉我Raveszem hogy besze:ljen中的各个词语的意思呢?
Haibo 说:
raveszem = 他-宾格 是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venni是把….放到’它’上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是到…上
Haibo 说:
hogy 是 他 的宾格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hogy是从句连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besze:ljen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他说的虚拟
Haibo 说:
就是说“make him [in the way] that he spoke”这样的结构么
Haibo 说:
raveszem 的 szem 是什么变位?
Haibo 说:
代表什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相当于 put him onto the fact that he spea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szem是第一人称定制变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也就是宾语必须定制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人称上只能用第三人称宾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宾语不用血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如果说“让Baktan说话”怎么写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Raveszem Baktan-t hogy beszeljen
Haibo 说:
-t 是宾格吧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Raveszem Baktan-t hogy irja a levele:t 对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这个可以理解为是“句法使动”吧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应该可以吧
Haibo 说:
即不是 morphological causative 而是 analytical causative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Haibo 说:
如果是词法使动[morphological causative]那么就是刚才提到的nonproductive的 verb-tat/tet是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应该是
Haibo 说:
tat-tet是不再被使用了,还是不能使用在新造的动词上了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后者吧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知道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我只看到有限动词有
Haibo 说:
比如什么动词?能举例么?
Haibo 说:
我插一句:Baktan师傅,我非常感谢你的耐心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minden orara hoz valami temat es beszeltet minket errol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啊别这么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beszelni – 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beszeltetni – 使说
Haibo 说:
这句话的意思是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每次课上他都拿些材料来让我说说关于材料上的东西
Haibo 说:
minket 是我的宾格吧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every course-onto brings something theme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and speak-make us about it
Haibo 说:
明白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感觉死亡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是因为词义和ravenni的有差别
Haibo 说:
什么差别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用tat/tet强调主题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用ravenni强调使动动作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能感觉出来么/
Haibo 说:
比如后面的句中被强调的主题是什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说说关于那个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: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beszeltet minket errol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和raveszik minket hogy beszeljen errol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hogy beszeljun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第一个感觉想要说的是让我们说说关于那个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第二个感觉是强调整个让我们说的动作
Haibo 说:
大概明白了
Haibo 说:
tat/tet的使动也要求agent是宾格是么?不管agent的动作是不是及物的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我还真的查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等一下
Haibo 说:
這是個很有意思的話題,因爲不同語言中實在是千差萬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真没查到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就我所见的
Haibo 说:
那些很感謝了
Haibo 说:
那也很感謝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都是直接宾语
Haibo 说:
记下来了
Haibo 说:
土耳其语中有没有analytical causative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像没有吧…
Haibo 说:
比如日语的 –suru youni saseru,英语的 make him —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哦我想象
Haibo 说:
比如满语的,我找了很久,找到了 -re de isibumb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是causative么/
Haibo 说:
比如 terebe bucere de isibumbi = tere be bucebumb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土语好像还真没有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这么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很多土语动名从句都是使动了
Haibo 说:
说实话,师傅你真火焰静静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un kitabi okumasina calisiyorum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努力试着让他读书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里洞宾从句也是使动了
Haibo 说:
那句满语原句的确不是 analytical causative,而是 analytical passive。我愣给改成了causative,所以report上也表明了需要母语者确认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 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可问题是找不到满语母语者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你看看那个土语例子
Haibo 说:
his book read-? 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相当于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calismak + 向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是试着努力去做某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un kitabi okumas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kumak 读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变成名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kuma – the fact that reading
Haibo 说:
-si 是向格吧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un okumasi – the fact his reading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si是领格词尾
Haibo 说:
哦 属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un…s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领属配合
Haibo 说:
his book reading – towards – try 这样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然后 onun kitabi okumasi – the fact that he reads this book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不也是使动关系么
Haibo 说:
我觉得是使动
Haibo 说:
这个时候,Agent是属格了?
Haibo 说:
I try towards the fact that he cries,用这样的句子可能么?即,Agent的动作是不及物可能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是calismak要求的
Haibo 说:
我调查过的,Analytical causative 中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Agent是属格也可能的语言有:韩语 日语 德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嗯…这里有没有agent值得讨论
Haibo 说:
on 不是 Agent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难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不能直译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朝着他的读书这个事实方向努力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里似乎没有agent的概念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说agent是属格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里有3个方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on 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kitabi – 书 的宾语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有动作为向格
Haibo 说:
我觉得 on 还是agent,可以这样解释:土语中的句法使动 Agent 作为属格的使动制约程度很低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种形式芬兰语也有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但只限于肯定使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爱沙尼亚语完全没有
Haibo 说:
这个世界真丰富
Haibo 说:
回头等我把report写完发给师傅一份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对了你看我汉语问题式变位了么
Haibo 说:
还没有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另外我特想看你日语的那个变格
Haibo 说:
最近又打工又准备考试又写report,晚些一定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知道能不能有假名拉丁撰写版本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 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好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另外我想问
Haibo 说:
好的 晚些登出罗马字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天津话是不是动词缺少瞬时态呢?
Haibo 说:
我不会说天津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我们这儿来了几个天津人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问一个…回来了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他说"还没了’
Haibo 说:
我说的是蓟县方言,似乎和唐山话很近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吓了我一跳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还加否定只能加瞬时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没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能加变化态了
Haibo 说:
“还没了”?我也感到不自然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逻辑不通
Haibo 说:
对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说天津话顺势太和变化态发音一样…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想不明白….
Haibo 说:
高艺茜在天津上学以后回到蓟县曾经一段时间经常说“还没了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怪吧…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特怪
Haibo 说:
现在被我板过来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是个超大的语法不同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
Haibo 说:
真的是啊 曾经我也考虑过她问什么这么说,我当时以为那是她脑子进水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也觉得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脑子进水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也没有二次变化态来着  la^zh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比如: 你干吗去了?这么晚才来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吃麦当劳来着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来晚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天津人说: 吃麦当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麦当劳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是用变化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弄的我以为现在开始吃麦当劳了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还有就是以为+瞬时态呢
Haibo 说:
等下让我想想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表示虚拟事实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以为现在开始吃麦当劳了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天津人应该说: 我以为现在开始吃麦当劳了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是吧?
Haibo 说:
北京 – 天津 -日语
来着 – 了 – shiteita
了 – 了 – t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了可不是t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了跟时态没关系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千万别这么教
Haibo 说:
我知道那是aspect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了在大动词后面是变化态
Haibo 说:
北京 – 天津 -日语
来着 – 了 – shiteita
了 – 了 – teiru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小动词后面可以是变化态,可以是前副动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就是汉语难的地方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一堆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罗人都不知道怎么用
Haibo 说:
北京 – 天津 -日语
没有V呢 – 没有V了  – shiteinai
V呢 – ? – shiteiru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母语里实在没有可以比较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没…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没有 有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v + n 不能是shiteiru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语态不是时态
Haibo 说:
shiteiru也是语态
Haibo 说:
进行态 和 完成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shiteiru能放在过去时么?
Haibo 说:
可以吧 shiteit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可是进行时态变化了
Haibo 说:
过去进行态 过去完成态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汉语语态是不进行时态变化的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你可以说v + n 是shitei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汉语的语态后面可以进行问答变化和人称变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两个都变时候第三人称有元音和谐
Haibo 说:
比如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吃饭哪他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啊~吃饭呢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哪是n + 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变成na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a/ya在是否疑问种表示对上下文的不一致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naata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a~是单鼻元音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表示对疑问的顺从衔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吃饭nt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nete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n后面没有啊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影响人称变化变位小嘴短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chifaannaata?
Haibo 说:
标准的北京话中 “吃饭net-”后面是“-e”而不是“-a”因为元音和谐是么?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a~ chifannt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是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ne就是n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问句中n+a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影响后面的他发张口音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他有2个发音 – 一个长音带声调taa
Haibo 说:
哦,ne 是本来的肯定,加上-a后表示疑问是么? ne+a=n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一个短音不带 – te 或者t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短音在直接宾语不强调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任何情况不强调时候使用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t也做人称变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但只有前面碰到元音和谐的a/ya组时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产生音变为短行ta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你得看我些得东西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疑问变位
Haibo 说:
我觉得我十分有必要看看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看完了就明白了
Haibo 说:
很有意思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不过还没设计到人称变位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因为实在太复杂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学生天天受我魔鬼训练都死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现在多数学汉语得说得汉语都变不对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一个是教学问题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一个是自己领悟问题
Haibo 说:
是啊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另外加上普通话母语者与外国人对话时候容易自己越界出对话,删除语法成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这个最要命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汉语太难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很多语法成分要求上一句得语法是什么什么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或者下一句,下两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们学生全死了
Haibo 说:
我觉得我受过的最好语言学教育就是 2006年春天的巴克坦教育和2007年在这里的教育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多谢夸奖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说的太过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看来日本教育还是不错得咯?
Haibo 说:
有好有坏,不过我吸收的还可以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所以我觉得还是关键看自己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得去给人上课了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先走了
Haibo 说:
恩 今天非常感谢 一万个感谢!!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我也感谢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互相学习
巴克坦/B.A.K.T.A.N 说:
88
Haibo 说:
88

Question conjugation in Mandarin Chinese

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或任何方式的引用
Unauthorized quotation in any way prohibited